admin

追债师十年收徒三百 称追债不犯法就是合法

行业新闻 2018-05-09 15浏览


追债生存
追债:似乎从来都与暴力如影随形。
国家经贸委、工商总局、公安部等部门在最近十几年内曾连发几道禁令,禁止任何形式的追债公司。
因此,当劳动和社会保障部一推出“商账追收师”这一岗位培训,并郑重其事颁发证书,争议立即如洪水四处蔓延。
一连串的质疑与澄清看似矛盾,却准确表达出了民间追债行走于灰色地带的现状——它不合法,
却有强烈的市场需求,必将继续存在。
“李老大”追债演义
一个优秀的追债师首先必须是一个好侦探,要有能力将债务人所有的情况调查清楚,剩下的关键就是一场心理战!而心理战,说白了,就是要抓住对方的弱点,让他心底生寒。
——来自 李老大1
不犯法就是合法
9月28日,温州市鹿城区某写字楼12层,北京调查咨询 有限公司总探长办公室。光头,硕大墨镜,嘴角叼着一支黑色大烟斗,身高一米八的山东人李者磐石般稳坐在老板椅上。
他站起身,扑面而来的黑色唐装,上绣游龙走凤图,一排别致的十三太子扣。
这就是江湖人称的“江南第一探”,道上称呼的“韩老大”。
北京调查咨询 有限公司根本就是一个侦探公司,40岁的李者是总经理兼“总探长”。6月底,劳动和社会保障部中国就业培训技术指导中心举办了信用管理培训项目“商账追收师”岗位培训,7月考核,随后,《全国统一职业岗位证书》颁发,全国首批108位“商账追收师”出炉。李者就是这“一百零八将”中的一员。应该说,在这“一百零八将”中他起码应该算是“祖师爷”之一,他的江南调查咨询 有限公司已经运营近10年,拥有追债师60多人,而且这个队伍还在不断壮大。
“我们可以说是全国目前最大的一家追债公司,几年来,我培养了至少300多名徒弟,遍布大江南北。”韩冰说,“南京、北京一些地方的调查公司老总就是我的学生。”
李者在圈内的知名度显而易见,在记者此后的调查采访中,北京、上海、福建、山东、江苏等地的追债人都提到了这个“李老大”,言语间充满敬畏。
他的这身装扮已经成了他的特有符 ,从温州市中小企业联合会会长周德文,到温州市的一些私营企业主,问起追债,大家都不约而同提到了一个戴着墨镜、叼着大烟斗的光头。
说起追债,韩冰哈哈一笑,“我也有手段,但我从不犯法。我的观念是,不犯法就是合法!”
2
曙光在前头
外界对这次北京的培训颇有争议,韩冰觉得宣传的作用,“有利于外界更了解追债这一行”。培训一共进行了4天,课程主要包括商账追收相关法律规范及从业操守、专业商账追收组织和机构、企业信用风险特征分析与防范、非法律诉讼的操作方法、欠款人心理特征诊断及解决方案、外勤追账催收谈判处理技巧等6个方面。
曾有报道,培训的教材主要是两本,《企业客户欠款追收》和《消费者欠款追收》。商账追收分成企业商务追收和个人追收,目前的培训针对的是前者。培训中心的负责人还表示,他们的培训教材并不完全是授课专家编纂的那两本书,“还有一些特殊的内容”。至于有哪些特殊的内容,似乎讳莫如深。
“老实说,专家们所讲的都是我多年以来追债的经验。什么叫专家?他们根本没有一个人追过债!直说了吧,这些专家讲的经验、技巧,我有;他们没有的经验与技巧,我也有。实在没劲,干脆就到外面打 去了。”追债公司至今不予注册,几乎所有的追债公司都是挂着各类“咨询公司”、“信息公司”的牌子,韩冰说,京城目前这类追债公司起码有300多个。“参加培训的70%都是追债人,还有一些是律师,也有小部分是企业工作人员。”韩冰说,没有讨债经历的总是很关注讨债过程中怎样打擦边球,“他们都跑到我房间来取经。”
培训中心曾有人对媒体解释,与现在很多以骚扰、 威胁等不法手段追账不同,经过培训后的商账追收师将按照严格的作业流程,先是 催账,再用信函,之后是上门拜访,都不成功再采取法律手段。“这些我们早就知道,但实际操作起来根本就没这么简单,否则不是谁都可以去追债了?!”韩冰说,他自有诀窍。
4天的培训很快结束,费用为3000多元。考试同样顺利,很快拿到了培训证书。“4天就能培训出来一个追债师?!说白了,去培训,为的就是一纸证书!大家都以为从此得到国家的认同了,有了护身符,以后可以放开手脚追债了!”
“我认为培训的信 很重要。为什么不是在哪个省进行培训,而是在北京,在部里?说明政府开始关注追债的行业了,终有一天会承认追债师的职业。”在韩冰看来,这是最有价值的“曙光”。
争议纷起,一纸证书没有得到认同,108名“商账追收师”回到各自的城市后仍然继续着各自的业务。108人中有6人在上海,分别来自律师、咨询公司等行业。
培训证书是有一些作用的,韩冰在自己的网站上贴出“本公司拥有合法的追债权”。“合法地位从何而来?”我们问。韩冰笑了:“不犯法就是合法!法律没有禁止嘛!”
李者出生于山东,17岁时成为一名边防武警,1997年从事私家侦探前曾在公安部门工作多年,具备相当的法律知识与刑侦经验。在他眼里,专家们所讲的往往是些“小儿科”,但在另一些没有任何专业知识背景的追债师眼里就不同了。
同期参加培训的福州凌凌漆咨询 部老总吴君平坦言,培训使他对一些法律问题认识得更清晰了,日后追债时可以避免不必要的违法风险,“以前有些追债的手段,日后可能就不敢用了”。
据悉,下一期培训将在10月中旬举办。媒体报道,劳动和社会保障部中国就业培训技术指导中心培训处姚处长表示,这个培训项目将来能否成为一项新职业,关键看社会是否认可。如果社会不认可,培训将在试验一个阶段后中止,如果认可,劳动部门将会总结实验效果,考虑推广并根据需要看是否发展为新职业。
这个消息无疑让韩冰们充满期待。
3
拒绝“软暴力”
10年前,李者辞去公职,成为一名私家侦探。“当时并没有想到追债,只是在公安部门工作时,接触到了一些包二奶引发家庭矛盾以及造假等经济现象,看到了私家侦探在中国的发展空间。”李者一天天摸索。温州地区私营经济发达,债务纠纷自然较多,一些债务人杳无音信,人间蒸发一般,令债权人苦不堪言,又没有精力去寻找。“我就通过蛛丝马迹找到债务人,然后通知债权人,剩下的事情由他们自己解决,我并不帮着要债。”韩冰说,寻找债务人的过程其实与调查婚外情差不多,“有点像破案,通过对方的关系网、 一点点突破”。渐渐地,开始有人委托韩冰追债。“法院只解决一个是非问题,一旦强制执行无果,又不会花很大精力去追债,因此债权人必然对追债师产生需求。”“一个优秀的追债师首先必须是一个很好的侦探,要有能力将债务人所有的情况调查清楚。剩下的关键就是一场心理战!”韩冰说,每个追债师都对调查拿手,心理战也几乎是每个追债师会提到的技巧,但心理战并非每个人都能掌握要领,恰到好处,逼出偿债结果。
“说白了,心理战就是要抓住对方的弱点,让对方心底生寒。”韩冰解释。
4
弱点在哪里?
吴君平曾坦言,有时候对付老赖,该使的法律手段都使了,该亮的牌也亮了,对方就是不买账,这时候他会叫上四五个在当地有点名气的社会青年,有文身、戴墨镜,往老赖面前一站,“不用吹胡子瞪眼,只要往那边一站,对方就明白了。”“如果老赖还不买账呢?!”我们问。
“不会的。这个时候,老赖心里就有数了!”吴君平说。
还有追债人告诉我们,有时候对付老赖,他们会到对方子女就读的学校,让孩子转话给家长,或者干脆对老赖说:“你儿子很可爱嘛!”一般,债务人就会乖乖还钱,息事宁人。但李者却表示,这种手段他从不使用,“直说吧,我们悄无声息把你的所有情况,包括资产、家庭情况还有另外很多你可能一直都以为别人不知道的事情,突然亮到你面前时,你能不害怕吗?”“人都有弱点。”韩冰告诉记者,有一次两个老板因为债务问题剑拔弩张,几乎到了火并程度,债权人请韩冰帮忙,而债务人面对韩冰,也承认欠款,但就是不还。
李者调查了解到债务人自幼丧父,是母亲一手带大,因此就买了一些水果以朋友身份去老太太那边看望,把事情来龙去脉给老太太讲了一遍,“为几十万元,闹出人命来不值得”。
最终,老太太说服了儿子,债务人还清欠款后还与韩冰成了好友。
这是一种温柔战术。李者还有不少心理战的秘诀,但他并不愿意过多涉及这个话题。“总之,我不搞那些‘软暴力’,更不走钢丝。还是那句话,不犯法,就是合法。”
5
收益与行规
2003年是李者事业的转折点,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调整了商标分类注册范围,“侦探公司”、“私人保镖”等新兴 行业纷纷出现在新颁布的“商品和 商标注册区分表”中。尽管追债公司仍在被禁止之列,但国家工商总局的这一调整无疑给他带来了一个春天。韩冰的江南调查咨询 有限公司成立,私家侦探似乎可以名正言顺运作了。
如今,李者的公司共有员工100多人,60人为追债师,其余的负责调查婚外情、卧底打假等任务。
60名追债师平均年龄在40多岁,绝大多数都有法律背景,不少人曾经还是公检法系统的工作人员。这些人的加盟无疑让韩冰的追债生意如虎添翼,韩冰说,现在常有人到他这边求职,“但我钟爱退伍军人、公检法工作人员,社会青年我一个都不要”。
李者说他追债的成功率一般都在70%以上,快的半个月就可以追收回来,收益当然也很可观,“一般死账收费是提成债务的50%,最低30%,具体收费多少视追债难度而定!”
名气大了,李者连广告都不需要打,各地的债权人慕名而来,“回头客很多,甚至有人发生债务纠纷,先不找法院而来找我。”
李者有自己的门槛:债务必须法律关系明确,赌博等产生的经济纠纷一律不接,“一般温州地区的要50万元以上才接单,外省的至少100万元,这样的单子每天都有三四个。生意做大了,大单子都忙不过来,怎么会接小单子?”
李者说:“一般我们都是先收一部分前期费用,本省的提取5%-7%不等的前期交通费用,出省的在10%左右。如果债务最终要不回来,这笔费用也不会退还,调查是需要成本的。”如果调查中发现债务人确实没有经济能力偿还,追债就结束了,“即便没有追回债务,我们也会给债权人一个合理的解释,让他觉得这笔钱花得值。”
“但很多地下追债公司赚的就是这个前期费用,拿了钱根本不去追债,甚至追到债后携款潜逃。时常有上当受骗的债权人跑到我们这边求助。”北京调查咨询 有限公司还有一个由8个女“侦探”组成的女子侦探组,她们是韩冰从400多名应聘者中亲自挑选出来的。女侦探较男侦探有得天独厚的优势,韩冰正在重点培养。但目前她们并不直接参与追债,韩冰说,主要是考虑追债调查中可能会因为跟踪等原因与债务人正面相对,“必须考虑女孩子的安全”。李者手下的两名女“侦探”曾经使出美人计钓出了一个涉嫌诈骗的债务人,当债务人在宾馆一脸兴奋等待两位美女赴约时,却等来了警察的手铐。“债务纠纷惹出事端,往往就是因为这一口气。”韩冰说。
现在,李者已经很少亲自出马追债,“公司里很多人都是我的学生,由他们去操办。我一周给他们上两回课,讲解追债要领。”他将追债单子分给手下,每四五个人一组讨论、调查,一般上午不去要债,说是不能让债务人早上一出门就遇到追债坏了心情。
李者不肯透露每个追债师的收入,但记者了解,一个普通的追债师年薪100万元并不少见。
国家工商总局和商务部此前曾做过的一项统计显示,我国每年的经济合同约有40亿份,最终履约率却不足30%,每年因逃债造成的直接损失约1800亿元,债务追收市场需求庞大。
“现在有人说商账追收师缺口有10万人,我看20万人都不止!终有一天,追债师也会被承认,私人侦探的例子就足以说明。”李者自信满满。
来源:网络